张炎诗词全集(诗集、词集)作品大全

清波引·江涛如许原文

宋代张炎

江涛如许。更一夜听风听雨。短篷容与。盘礴那堪数。弭节澄江树。不为莼鲈归去。怕教冷落芦花,谁招得旧鸥鹭。寒汀古溆。尽日无人唤渡。此中清楚。寄情在谭麈。难觅真闲处。肯被水云留住。泠然棹入川流,去天尺五。

风入松(赋稼村)原文

宋代张炎

老来学圃乐年华。茅屋短篱遮。儿孙戏逐田翁去,小桥横、路转三叉。细雨一犁春意,西风万宝生涯。
携筇犹记度晴沙。流水带寒鸦。门前少得宽闲地,绕平畴、尽是桑麻。却笑牧童遥指,杏花深处人家。

暗香原文

宋代张炎

商隐。
羽音辽邈。怪四檐昼悄,近来无鹊。木叶吹寒,极目凝思倚江阁。不信相如便老,犹未减、当时游乐。但趁他、斗草筹花,终是带离索。
忆昨。更情恶。谩认著梅花,是君还错。石床冷落。闲扫松阴与谁酌。一自飘零去远,几误了、灯前深约。纵到此、归未得,几曾忘却。

木兰花慢·锦街穿戏鼓原文

宋代张炎

锦街穿戏鼓,听铁马、响春冰。甚舞绣歌云,欢情未足,早已收灯。从今便须胜赏,步青青、野色一枝藤。落魄花间酒侣,温存竹里吟朋。休憎。短发鬅鬙。游兴懒、我何曾。任蹴踏芳尘,寻蕉覆鹿,自笑无能。清狂尚如旧否,倚东风、啸咏古兰陵。十里梅花霁雪,水边楼观先登。

月下笛(寄仇山村溧阳)原文

宋代张炎

千里行秋,支筇背锦,顿怀清友。殊乡聚首。爱吟犹自诗瘦。山人不解思猿鹤,笑问我、韦娘在否。记长堤画舫,花柔春闹,几番携手。
别后都依旧。但靖节门前,近来无柳。盟鸥尚有。可怜西塞渔叟。断肠不恨江南老,恨落叶、飘零最久。倦游处,减羁愁,犹未消磨是酒。

声声慢(为高菊墅赋)原文

宋代张炎

寒花清事,老圃闲人,相看秋色霏霏。带叶分根,空翠半湿荷衣。沅湘旧愁未减,有黄金、难铸相思。但醉里,把苔笺重谱,不许春知。
聊慰幽怀古意,且频簪短帽,休怨斜晖。采摘无多,一笑竟日忘归。从教护香径小,似东山、还似东篱。待去隐,怕如今、不是晋时。

摸鱼子·想西湖原文

宋代张炎

想西湖、段桥疏树。梅花多是风雨。如今见说闲云散,烟水少逢鸥鹭。归未许。又款竹谁家,远思愁□庾。重游倦旅。纵认得乡山,长江滚滚,隔浦正延伫。垂杨渡。握手荒城旧侣。不知来自何处。春窗翦韭青灯夜,疑与梦中相语。阑屡拊。甚转眼流光,短发真堪数。从教醉舞。试借地看花,挥毫赋雪,孤艇且休去。

台城路(饯干寿道应举)原文

宋代张炎

几年槐市槐花冷,天风又还吹起。故箧重寻,闲书再整,犹记灯窗滋味。浑如梦里。见说道如今,早催行李。快买扁舟,第一桥边趁流水。
阳关须是醉酒,柳条休要折,争似攀桂。旧有家声,荣看世美,方了平生英气。琼林宴喜。带雪絮归来,满庭春意。事业方新,大鹏九万里。

祝英台近·路重寻原文

宋代张炎

路重寻,门半掩、苔老旧时树。采药云深,童子更无语。怪他流水迢迢,湖天日暮,想只在、芦花多处。谩延伫。姓名题上芭蕉,凉夜未风雨。赋了秋声,还赋断肠句。几回独立长桥,扁舟欲唤,待招取、白鹤归去。

南乡子(为处梅作)原文

宋代张炎

风月似孤山。千树斜横水一环。天与清香心独领,怡颜。冰雪中间屋数间。
庭户隔尘寰。自有云封底用关。却笑桃源深处隐,跻攀。引得渔翁见不难。

壶中天(陆性斋筑葫芦庵 结茅于上 植桃于外 扁曰小蓬壶·)原文

宋代张炎

海山缥缈。算人间自有,移来蓬岛。一粒粟中生倒景,日月光融丹灶。玉洞分春,雪巢不夜,心寂凝虚照。鹤溪游处,肯将琴剑同调。
休问挂树瓢空,窗前清意,赢得不除草。只恐渔郎曾误入,翻被桃花一笑。润色茶经,评量山水,如此闲方好。神仙陆地,长房应未知道。

意难忘原文

宋代张炎

辄爱叹不能已,因赋此以赠。余谓有善歌而无善听,虽抑扬高下,声字相宣,倾耳者指不多屈。曾不若春蚓秋蛩,争声响于月篱烟砌间,绝无仅有。余深感于斯,为之赏音,岂亦善听者耶。
风月吴娃。柳阴中认得,第二香车。春深妆减艳,波转影流花。莺语滑,透纹纱。有低唱人夸。怕误却,周郎醉眼,倚扇佯遮。
底须拍碎红牙。听曲终奏雅,可是堪嗟。无人知此意,明月又谁家。尘滚滚,老年华。付情在琵琶。更叹我,黄芦苦竹,万里天涯。

玲珑四犯(杭友促归 调此寄意)原文

宋代张炎

流水人家,乍过了斜阳,一片苍树。怕听秋声,却是旧愁来处。因甚尚客殊乡,自笑我、被谁留住。问种桃、莫是前度。不拟桃花轻误。
少年未识相思苦。最难禁、此时情绪。行云暗与风流散,方信别泪如雨。何况夜鹤帐空,怎奈向、如今归去。更可怜,闲里白了头,还知否。

瑶台聚八仙(余昔有梅影词 今重为模写)原文

宋代张炎

近水横斜。先得月、玉树宛若笼纱。散迹苔烟,墨晕净洗铅华。误入罗浮身外梦,似花又却似非花。探寒葩。倩人醉里,扶过溪沙。
竹篱几番倦倚,看乍无乍有,如寄生涯。更好一枝,时到素壁檐牙。香深与春暗却,且休把江头千树夸。东家女,试淡妆颠倒,难胜西家。

台城路(送周方山游吴)原文

宋代张炎

朗吟未了西湖酒,惊心又歌南浦。折柳官桥,呼船野渡,还听垂虹风雨。漂流最苦。况如此江山,此时情绪。怕有鸱夷,笑人何事载诗去。
荒台只今在否。登临休望远,都是愁处。暗草埋沙,明波洗月,谁念天涯羁旅。荷阴未暑。快料理归程,再盟鸥鹭。只恐空山,近来无杜宇。

台城路(抵吴 书寄旧友)原文

宋代张炎

分明柳上春风眼,曾看少年人老。雁拂沙黄,天垂海白,野艇谁家昏晓。惊心梦觉。谩慷慨悲歌,赋归不早。想得相如,此时终是倦游了。
经行岁度怨别,酒痕消未尽,空被花恼。茂苑重来,竹溪深隐,还胜飘零多少。羁怀顿扫。尚识得妆楼,那回苏小。寄语盟鸥,问春何处好。

长亭怨(为任次山赋驯鹭)原文

宋代张炎

笑海上、白鸥盟冷。飞过前滩,又顾秋影。似我知鱼,乱蒲流水动清饮。岁华空老,犹一缕、柔丝恋顶。慵忆鸳行,想应是、朝回花径。
人静。怅离群日暮,都把野情消尽。山中旧隐。料独树、尚悬苍暝。引残梦、直上青天,又何处、溪风吹醒。定莫负、归舟同载,烟波千顷。

霜叶飞·绣屏开了原文

宋代张炎

绣屏开了。惊诗梦、娇声啼破春悄。隐将谱字转清圆,正杏梁声绕。看帖帖、蛾眉淡扫。不知能聚愁多少。叹客里凄凉,尚记得当年雅音,低唱还好。同是流落殊乡,相逢何晚,坐对被真花恼。贞元朝士已无多,但暮烟衰草。未忘得春风窈窕。却怜张绪如今老。且慰我留连意,莫说西湖,那时苏小。

壶中天(赋秀野园清晖堂·别本作为陆义斋赋清晖山堂)原文

宋代张炎

穿幽透密,傍园林宴乐,清时钟鼓。帘隔波纹分昼影,融得一壶春聚。篆径通花,花多迷径,难省来时路。缓寻深静,野云松下无数。
空翠暗湿荷衣,夷犹舒啸,日涉成佳趣。香雪因风晴更落,知是山中何树。响石横琴,悬崖拥槛,待月慵归去。忽来诗思,水田飞下白鹭。

忆旧游(新朋故侣 诗酒迟留 吴山苍苍 渺渺兮余怀也·寄沈尧道诸公)原文

宋代张炎

记开帘过酒,隔水悬灯,款语梅边。未了清游兴,又飘然独去,何处山川。淡风暗收榆荚,吹下沈郎钱。叹客里光阴,消磨艳冶,都在尊前。
留连。殢人处,是镜曲窥莺,兰阜围泉。醉拂珊瑚树,写百年幽恨,分付吟笺。故乡几回飞梦,江雨夜凉船。纵忘却归期,千山未必无杜鹃。

江城子(为满春泽赋横空楼)原文

宋代张炎

下临无地手扪天。上云烟。俯山川。栖止危巢,不隔道林禅。坐处清高风雨隔,全万境,一壶悬。
我来直欲挟飞仙。海为田。是何年。如此江声,啸咏白鸥前。老树无根云懵懂,凭寄语、米家船。

减字木兰花(寄车秀卿)原文

宋代张炎

锁香亭榭。花艳烘春曾卜夜。空想芳游。不到秋凉不信愁。
酒迟歌缓。月色平分窗一半。谁伴孤吟。手擘黄花碎却心。

清平乐(过吴见屠存博近诗 有怀其人)原文

宋代张炎

五湖一叶。风浪何时歇。醉里不知花影别。依旧空山明月。
夜深鹤怨归迟。此时那处堪归。门外一株杨柳,折来多少相思。

祝英台近(重过西湖书所见)原文

宋代张炎

水西船,山北酒,多为买春去。事与云消,飞过旧时雨。谩留一掬相思,待题红叶,奈红叶、更无题处。
正延伫。乱花浑不知名,娇小未成语。短棹轻装,逢迎段桥路。那知杨柳风流,柳犹如此,更休道、少年张绪。

瑶台聚八仙(菊日寓义兴 与王觉轩会饮 酒中书送白廷玉)原文

宋代张炎

楚竹闲挑。千日酒、乐意稍稍渔樵。那回轻散,飞梦便觉迢遥。似隔芙蓉无路到,如何共此可怜宵。旧愁消。故人念我,来问寂寥。
登临试开笑口,看垂垂短发,破帽休飘。款语微吟,清气顿扫花妖。明朝柳岸醉醒,又知在烟波第几桥。怀人处,任满身风露,踏月吹箫。

张炎

张炎(1248年-1320年),字叔夏,号玉田,晚年号乐笑翁。祖籍陕西凤翔。六世祖张俊,宋朝著名将领。父张枢,“西湖吟社”重要成员,妙解音律,与著名词人周密相交。张炎是勋贵之后,前半生居于临安,生活优裕,而宋亡以后则家道中落,晚年漂泊落拓。著有《山中白云词》,存词302首。张炎另一重要的贡献在于创作了中国最早的词论专著《词源》,总结整理了宋末雅词一派的主要艺术思想与成就,其中以“清空”,“骚雅”为主要主张。

© 2018 诗词大全 | 古诗词 | 古诗文网 | 宋词精选 | 古诗三百首 | 古诗词鉴赏 | 网站地图